《佛子高不可攀》[佛子高不可攀] - 《佛子高不可攀,小嬌妻她慫了》 第4章(2)

>一邊是玄爺,一邊是老夫人,他這個兄弟做的左右為難。
傅玄屹沒說話,心中對此事也是煩躁不已,遂將紅酒入肚,以解心煩。
酒過三巡,桌上的酒瓶空了大半,林成遠酒色上臉,紅着臉像個喜慶的大猴子。
他坐在傅玄屹身邊道:「玄爺,老夫人的命令兄弟我不能不聽,就當兄弟求您,給兄弟條生路行不行?」
傅玄屹有些微醉,方才喝了不少酒,白的洋的都有,他閉着眼睛靠在真皮沙發上,聞言睜開眼睛,眼中閃過片刻不清醒。
「帶路。」
喝過酒後,他的嗓音帶了些沙啞低沉,音調有種冰冷的金屬感,磁性十足。
林成遠大喜過望,酒都顧不上喝了,親自起身帶着玄爺走出包間,在酒店經理的帶領下,來到一個總統套房。
他拍了拍傅玄屹的肩膀,在他耳邊小聲的道:「玄爺,玩得開心。」
傅玄屹把他的手揮開,在經理把門打開後,走了進去。
他本意是想敷衍母親,在此處安睡一晚,可當他看到房內那隻像是受驚的小白兔,睜着大大的眼睛緊張的望着他時,他的身體卻失控般有了反應!
酒意上頭,思緒變得遲鈍,身子不由腦子控制,等他反應過來時,他已經狠狠把人壓在身下。
身下的小白兔顫抖着身體,眼裡帶着恐懼,想�孟寧傅廷修小說��抗又不敢反抗,這張臉,清純不諳世事,讓人有一種想摧毀它的衝動!
傅玄屹摸着她的臉問:「成年了嗎?」
魏語嫻克制着心中的恐懼,看着面前陌生的男人,開口忍不住的顫抖:「十、十九……」聲音如蚊蟲般小。
傅玄屹沒了顧忌,憑着本能。
魏語嫻身子抖得像個篩子,抓住男人有力的手臂,道:「安全措施……」
回應她的,是男人低沉的三個字:「我絕嗣。」
……
深夜,魏語嫻顫抖着身子從房間走出來,裏面的男人已經在床上睡著了,她也很累很想睡覺,但是她不想在這裡過夜,只能強撐着身體走出來。
她身上穿着來時穿的衣服,拿走了自己的行李,走出酒吧,去附近的旅館開了個房間,狠狠的清洗了一遍身體,沉沉睡去。
就這樣,她拿到了一筆不菲的錢,足夠她交學費去上學,還有餘下的錢做生活費。
那個男人說他絕嗣,傻傻的她竟然相信了,避孕藥也沒吃,就這樣邁進了大學的校門。
她的大學生活算不上美好,每日匆匆忙忙的去上課,課程很多,一天至少有三節課,課餘的時間,她便去食堂勤工儉學,掙生活費。
要是她知道那一夜會懷上兩個孩子的話,她死也要讓男人做安全措施!
如今,她呆坐在醫院的椅子上,滿眼儘是迷茫,醫生說,做手術的話要abc 塊錢,可她哪有這麼多錢?
她拿着醫院的袋子,把B超單放進去,渾渾噩噩的起身,行屍走肉般走出醫院。
迎面走來一個穿着西服長相英俊的男人,她此刻卻沒有心思關注,忍着淚意走去公交車站等車。

待續...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