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佛子高不可攀》[佛子高不可攀] - 《佛子高不可攀,小嬌妻她慫了》 第1章(2)

的錢!
為什麼?到底為什麼?!
難道她不是她的孩子嗎?難道就因為她是女孩子,就註定不能讀書嗎?!
魏語嫻的眼淚越流越多,很快糊滿了整張臉,她渾身都在發抖,拿着手機的手很用力,努力剋制着不讓自己哭出聲音來。
這樣的謾罵,從她記事開始就沒少過,母親總是說她是賠錢貨,說她什麼用也沒有,唯一的用處就是用來嫁人,嫁人換來的錢好給哥哥弟弟娶老婆!
她一直都相信,知識可以改變命運,所以她從來沒有放棄過讀書這條路,即使父母不給錢,她自己打工也要讀書!
好不容易,她以為她熬出頭了,可以飛出那個小小的村莊,去到外面的大世界,逃離家裡,過上好一點的生活的時候,母親卻把她的希望斬斷了!
八千塊錢……
八千塊錢!
沒了錢,她還怎麼讀書?她連活下去都是個問題!
她吸了吸鼻子,在陌生的大城市裡,一個認識的人也沒有,一個能求助的人也沒有。
她沙啞着聲音問:「那我現在怎麼辦……」說著,聲音顫抖到不行。
魏母聽到她這麼慘的聲音,不僅沒有可憐她,反而覺得一陣痛快,道:「你不是很有本事嗎?你不是說死也要去京都嗎?那你就留在京都打工吧,我聽說那邊的工錢可高了。
你發了工資之後,記得每個月轉錢回來,我要給你哥哥弟弟生活費呢,你自己留着幾百塊錢花也夠了,聽到沒有?」
她的語氣一點也算不上好,最後那句話,用的是命令的語氣。
好像魏語嫻,天生就欠她的一樣!
魏語嫻沒想到她這麼狠心,居然能說出這樣的話來!心臟一陣一陣的難受,像是被幾萬根針扎過!
「你還不如讓我去死!」魏語嫻哽咽着說完這句話,顫巍巍的把手機拿下來,按下了掛斷。
她蹲在馬路邊上,抱着膝蓋,把頭埋進雙腿間,隱忍的哭出聲來。
路過的人看到她這樣,紛紛用同情的眼神看着她,卻什麼也沒做,默默地走開了。
魏語嫻痛哭了好一會,眼睛鼻子都哭紅了,渾身發麻。她擦乾淨眼淚,顫巍巍的站起來,拖着自己的行李,在大街上漫無目的的走着。
路人看到她這副樣子,投來好奇的目光,只讓魏語嫻覺得更加無地自容。
接下來,她該去哪裡?她要去學校嗎?不,就算去了學校她也沒有錢。
她要去打工嗎?去哪裡打工呢?打什麼工呢?以後這輩子都留在京都打工過日子嗎?
反正那個小村莊,她這輩子都不想再回去了!
她不想像村裡的那些女孩一樣,十來二十歲出頭就嫁出去,這輩子都沒有出頭的時候!
再有就是,她要是回去的話,母親一定不會放過她的,她也不想再讓母親拿自己的錢去給哥哥弟弟當生活費!
這明明是她的錢,憑什麼要落到哥哥弟弟的手上?他們的生活費難道還不夠多嗎?
出生在這樣一個家庭,是魏語嫻的不幸,但是她從來沒有放棄過,她一直都想着,走出那個小小的村莊,去到外面的大世界!
而讀書,是她唯一的出路!
可現在這唯一的出路,也要被斬斷了……

猜你喜歡